当前位置:首页  > 品质藁城  > 历史文化  > 藁城人  > 近代人物
发布时间:2018-08-04 来源:政协石家庄市藁城区委员会 责任编辑:管理员 【字体: 打印
 
马润章(1911~1971) 原名马云章,张家庄镇南龙宫村人。家庭贫寒,自幼以扛小活、挑饭担为生。青年时期,为了糊口,曾在旧西北军当兵。从军阀混战中认识到,互相残杀焉能救国。于是他利用一切间隙,刻苦自学,并于1930年考入北平汇文中学。期间,阅读了很多进步报刊,开始接触马列主义。由于他思想进步,学习成绩优异,不久,被地下党组织吸收为党的外围组织“互经会”成员。共产国际领导人之一的牛兰夫妇被蒋介石扣押后,他作为代表曾赴南京营救声援。1933年4月,经马骥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同年夏,他又遵照党的指示,到吉鸿昌部察哈尔抗日同盟军搞兵运工作。在一次与日伪军作战中,他与吉鸿昌一起被俘。在解往天津途中,跳下火车,带着满身血迹,重新回到北平党组织的怀抱。时隔不久,党组织派他到井陉矿区搞工运活动。他以小学教员身份做掩护,开办夜校讲习班,讲述革命道理,提高工人觉悟。他还深入井下和工人宿舍,与工人兄弟同吃、同住、同劳动,发动工人向资本家进行斗争。后因过红,被矿局通缉捉拿,只得又回到北平。当时,中共唐山市委遭敌破坏,他被党组织任命为省委驻唐山办事处特派员,主要任务是尽快恢复唐出市委,领导开滦煤矿工人运动。到任后,积极开展工作,很快与唐山地下党接上关系,重新组建了中共唐山市委。后在开滦煤矿发动工人进行增加工资,改善劳动生活条件的斗争中,被叛徒发现告密再次被捕。后押解到北平。其父变卖家田筹集1000银元,买通各个关节,几经周折,于1934年冬将其营救出狱。出狱后,马润章昼夜寻找地下党组织,但由于党组织遭到破坏,始终未能取得联系。马润章像失去母亲的孤儿,一度彷徨徘徊。在堂侄马洪文的资助下,开始复习高中课程,并于1935年暑假考入北平朝阳大学。他一边读书,一边继续寻找党的组织。
“七七”事变爆发后,北平一片混乱。目睹国土沦丧,山河破碎,一腔杀敌报国热血油然而生。尔后,他回到家乡,找到久负盛名的地方党组织负责人马玉堂和夏福海、张正身、李庭桂等,共商救国大计,着手组织地方武装,开展游击战争。并相继收复藁城和无极县城。部队壮大后,马润章任晋察冀第二路第五支队第2大队大队长。1938年经张正身介绍又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同年,接受八路军129师改编,先后担任八路军129师独立支队3大队大队长,东进纵队第一支队二营营长,率部转战在冀南平原。他文武双全,作战勇敢,敌人闻风丧胆。期间,由于叛徒告密,曾在晋县两次被捕。被亲属营救出狱后,不仅没有得到冀南军区的审查谅解,个别领导还以莫须有的罪名,将其扣押在自己的军法处进行审讯,并受到开除党籍、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的不公正处理。尽管如此,他仍然忍辱负重,向上级党委力陈其理,实事求是地陈述被捕经过。后经复查,直到1946年才撤销原处分,恢复党籍。之后,他转业到地方,担任邯郸市面粉公司经理,直到全国解放。
新中国成立后,他调任中国人民银行北京市分行办公室副主任、出纳科长。他虽与钞票打了十余年的交道,却茹苦食淡。俭朴一生,身边没有分文存款,被人们誉为“身居闹市一尘不染,老八路作风不变,常在河边站,就是不湿鞋的优秀党员、模范干部。” 1959年“反右”,马润章又被扣上莫须有的罪名,被错误地清除出党。他的申诉还没得到回音,一场“文革”浩劫又接踵而来。白天轮番挨斗,晚上蹲牛棚写检查,把一个坚强的革命老战士折磨的死去活来。即使这样,这位“党外罪人”依然按照党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,按照党的章程办事,按月缴纳党费。党组织不收,他就自缴、自记、自存,直至1971年5月去世,11年间从未间断。在清理他的遗物时,发现一个红包中,保存着他的缴纳党费登记本和160余元党费,表现了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的坚强党性和高度的组织纪律观念。
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马润章的冤案终于得到平反昭雪,撤销了强加于他的一切不实之词,恢复党籍。
 
当前位置:
首页  > 品质藁城  > 历史文化  > 藁城人  > 近代人物
马润章
发布时间:2018-08-04  来源:
马润章(1911~1971) 原名马云章,张家庄镇南龙宫村人。家庭贫寒,自幼以扛小活、挑饭担为生。青年时期,为了糊口,曾在旧西北军当兵。从军阀混战中认识到,互相残杀焉能救国。于是他利用一切间隙,刻苦自学,并于1930年考入北平汇文中学。期间,阅读了很多进步报刊,开始接触马列主义。由于他思想进步,学习成绩优异,不久,被地下党组织吸收为党的外围组织“互经会”成员。共产国际领导人之一的牛兰夫妇被蒋介石扣押后,他作为代表曾赴南京营救声援。1933年4月,经马骥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同年夏,他又遵照党的指示,到吉鸿昌部察哈尔抗日同盟军搞兵运工作。在一次与日伪军作战中,他与吉鸿昌一起被俘。在解往天津途中,跳下火车,带着满身血迹,重新回到北平党组织的怀抱。时隔不久,党组织派他到井陉矿区搞工运活动。他以小学教员身份做掩护,开办夜校讲习班,讲述革命道理,提高工人觉悟。他还深入井下和工人宿舍,与工人兄弟同吃、同住、同劳动,发动工人向资本家进行斗争。后因过红,被矿局通缉捉拿,只得又回到北平。当时,中共唐山市委遭敌破坏,他被党组织任命为省委驻唐山办事处特派员,主要任务是尽快恢复唐出市委,领导开滦煤矿工人运动。到任后,积极开展工作,很快与唐山地下党接上关系,重新组建了中共唐山市委。后在开滦煤矿发动工人进行增加工资,改善劳动生活条件的斗争中,被叛徒发现告密再次被捕。后押解到北平。其父变卖家田筹集1000银元,买通各个关节,几经周折,于1934年冬将其营救出狱。出狱后,马润章昼夜寻找地下党组织,但由于党组织遭到破坏,始终未能取得联系。马润章像失去母亲的孤儿,一度彷徨徘徊。在堂侄马洪文的资助下,开始复习高中课程,并于1935年暑假考入北平朝阳大学。他一边读书,一边继续寻找党的组织。
“七七”事变爆发后,北平一片混乱。目睹国土沦丧,山河破碎,一腔杀敌报国热血油然而生。尔后,他回到家乡,找到久负盛名的地方党组织负责人马玉堂和夏福海、张正身、李庭桂等,共商救国大计,着手组织地方武装,开展游击战争。并相继收复藁城和无极县城。部队壮大后,马润章任晋察冀第二路第五支队第2大队大队长。1938年经张正身介绍又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同年,接受八路军129师改编,先后担任八路军129师独立支队3大队大队长,东进纵队第一支队二营营长,率部转战在冀南平原。他文武双全,作战勇敢,敌人闻风丧胆。期间,由于叛徒告密,曾在晋县两次被捕。被亲属营救出狱后,不仅没有得到冀南军区的审查谅解,个别领导还以莫须有的罪名,将其扣押在自己的军法处进行审讯,并受到开除党籍、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的不公正处理。尽管如此,他仍然忍辱负重,向上级党委力陈其理,实事求是地陈述被捕经过。后经复查,直到1946年才撤销原处分,恢复党籍。之后,他转业到地方,担任邯郸市面粉公司经理,直到全国解放。
新中国成立后,他调任中国人民银行北京市分行办公室副主任、出纳科长。他虽与钞票打了十余年的交道,却茹苦食淡。俭朴一生,身边没有分文存款,被人们誉为“身居闹市一尘不染,老八路作风不变,常在河边站,就是不湿鞋的优秀党员、模范干部。” 1959年“反右”,马润章又被扣上莫须有的罪名,被错误地清除出党。他的申诉还没得到回音,一场“文革”浩劫又接踵而来。白天轮番挨斗,晚上蹲牛棚写检查,把一个坚强的革命老战士折磨的死去活来。即使这样,这位“党外罪人”依然按照党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,按照党的章程办事,按月缴纳党费。党组织不收,他就自缴、自记、自存,直至1971年5月去世,11年间从未间断。在清理他的遗物时,发现一个红包中,保存着他的缴纳党费登记本和160余元党费,表现了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的坚强党性和高度的组织纪律观念。
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马润章的冤案终于得到平反昭雪,撤销了强加于他的一切不实之词,恢复党籍。
 
联系我们|网站地图|网站声明
主办:石家庄市藁城区人民政府
承办:石家庄市藁城区政府信息中心
冀ICP备字14000025号-1网站标识码:1301820006
冀公网安备 13010902000213号